当前位置 :主页 > 高手网喜中网 >
河南郏县黑庙墓地汉代画像石墓发掘简报
发布时间:2022-08-07

  黑庙墓地是南水北调中线干渠工程河南段中的重要文物保护项目,位于平顶山市郏县白庙乡黑庙村西北(图一)。2010年,河南省文物局南水北调文物保护办公室分别委托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平顶山文物局和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其进行了考古发掘,前者发掘区编号为Ⅲ区,发掘面积2000平方米,清理墓葬54座[1];后者发掘区编号为Ⅰ、Ⅱ区,发掘面积10700平方米,清理墓葬190座(图二)。2016年10月,平顶山市文物局联合郑州大学历史学院对发掘资料进行了系统整理。现将其中的汉画像石墓发掘情况简报如下。

  黑庙墓地共清理汉画像石墓13座。其中,Ⅲ区M24、M55和Ⅰ区的M79发掘资料已经发表[2]。其余10座画像石墓,均在Ⅰ区(以下省去区号)。根据平面形状与结构的差异分为两种。

  9座(M27、M32、M52、M95、M99、M105、M117、M122、M154)。墓室平面均呈长方形,墓道位于墓室前方一侧,直壁墓道的平面呈直柄刀形,曲壁墓道的平面呈曲柄刀形。墓道与墓室之间有短甬道相连,墓门位于墓道与甬道连接处,由门楣、门柱、门扉等画像石构件组成,门前大多有单砖错缝平铺叠砌而成的封门。个别墓室或甬道底部残存有铺底砖。

  位于探方T24西部,方向199°。开口于第①层下。平面呈直柄刀形,由墓道、墓门、甬道、墓室组成。通长11、宽1.4-2.18、深0.8-2米。甬道、墓室周壁系用单砖顺放错缝平铺叠砌而成,墓底铺砖无存(图三)。

  墓道位于墓门前端。平面呈长方形,西侧壁收窄,呈刀把形。直壁,斜坡式底。口部长4.6、宽1.4、深0.8-2米。

  墓门由门楣、立柱、门扉等画像石构件组成。门楣长1.97、宽0.53、厚0.03米,画像为青龙白虎相斗图,中间浮雕一羊首;门柱侧立于封门两侧,长1.14、宽0.32、厚0.15米,画像为门吏图;门扉为两扇,均长1.15、宽0.5、厚0.1米,画像为朱雀铺首衔环图(图四)。门外有单砖错平铺叠砌而成的封门。

  甬道位于墓门内侧、墓室南部外侧,西壁较墓室收窄。平面呈长方形。内长1.2、宽1.07米。

  墓室位于甬道内侧,平面呈长方形,内长5.62、内宽2.15米。后壁被扰无存。墓底平整。葬具、人骨无存。填土中残存陶仓、瓮等。

  位于探方T49东北部,向北延伸至探方T59内,东邻M95,北邻M109、M113,西邻M100。开口于第①层下,打破生土,方向104°。平面呈直柄刀形,由墓道、墓门、甬道、墓室组成,通长10.36、宽0.95-2.07、深0.95-2.07米。甬道、墓室周壁系用单砖顺放错缝平铺叠砌而成,甬道铺底砖为横向平铺,墓室残存底砖为纵横交错铺设(图五)。

  墓道位于墓门前端。平面呈长条形,北壁收窄,呈刀把形。直壁,斜坡式底。口部长4.3、宽0.95-1.3、深0.42-2米。

  墓门位于墓道之后,由门楣、立柱、门扉等画像石构件组成。门楣长1.44-1.73、宽0.36、厚0.19米,画像为青龙白虎相斗图。立柱侧立于墓门两侧,左立柱长1.05、宽0.18-0.22、厚0.17米,画像为戴帽持羽立人图;右立柱长1.08、宽0.21-0.24、厚0.18米,画像为戴帽执笏立人图。门扉为两扇,左门长1.09-1.13、宽0.53、厚0.1米,右门长1.05-1.1、宽0.55、厚0.09米。画像均为朱雀铺首图。

  甬道位于封门内侧,墓室东侧,北壁较墓室收窄。平面呈短长方形,内长0.95、宽1.03米。墓室位于甬道内侧,平面呈长方形,内长4.73、内宽1.66米。墓底平整。葬具、人骨无存。随葬器物出于墓葬填土的扰土内,有陶仓、樽、耳杯等。

  位于探方T68中部,西邻M125。开口于第①层下,打破生土,方向285°。由墓道、甬道、墓室组成,通长10.24米。甬道、墓室周壁系用单砖错缝平铺叠砌而成,墓底铺砖对缝平铺(图六)。

  墓道位于墓门前,平面呈曲柄刀形,直壁,斜坡底。口部长5.26、宽1.1-1.16、深0.46-1.8米。

  墓门由门楣、门柱、门扉等画像石构件组成。门楣长1.72、宽0.44、厚0.29米,画像题材为龙虎羊头图。门柱左侧高0.99、宽0.26、厚0.22米,画像为戴帽执笏门吏;右侧高0.98、宽0.27、厚0.2米,画像为戴帽持彗门吏。左侧门扉高1.03-1.09、宽0.55、厚0.07米,右侧门扉高1.02-1.07、宽0.53、厚0.07米。画像均为朱雀铺首衔放射线环。门外有单砖错缝平铺叠砌而成的封门(图七)。

  甬道位于墓门内侧,墓室西侧,北壁较墓室收窄。平面呈短长方形,内长0.94、宽1米。

  墓室位于甬道内侧,平面呈长方形,内长3.83、内宽1.63米。墓底平整。葬具和人骨均无存。发现有陶壶、陶耳杯、陶樽、陶仓、铁器等。

  位于探方T103西南部,北邻M167。开口于第①层下,打破生土。方向115°,平面呈直柄刀形,通长10.17米。甬道与墓室周壁系用单砖错缝平铺叠砌而成,墓底铺砖无存(图八)。

  墓道位于墓门前,平面呈长条梯形,前端略窄,直壁,斜坡式底。口部长5.2、宽1-1.5、深0.2-1.46米。

  甬道位于墓门之内,偏于墓室东侧,平面呈横方形,长0.95、宽1.04米。

  墓室平面呈长方形,长3.74、宽1.85米。葬具和人骨无存,残存陶灶、陶瓮、陶仓、铜镜等遗物。

  1座(M125)。由墓道、墓门、甬道、耳室、墓室组成,方向204°。通长11.38米。甬道、耳室、墓室周壁系用单砖错缝平铺叠砌而成(图九)。

  墓道平面呈长方形,直壁,斜坡底。口部长5.4、宽1.2-1.4、深0.37-2米。

  墓门由门楣、门柱、门扉等画像石构件组成。门楣长1.61-1.66、宽0.38-0.47、厚0.24米,画像题材为龙虎戏斗图。左侧门柱高1.06、宽0.26-0.27、厚0.21米,右侧门柱高1.07、宽0.2-0.24、厚0.26米。画像均为戴冠执笏门吏。左侧门扉高1.07、宽0.53、厚0.07米,右侧门扉高1.09、宽0.55、厚0.07米。图像均为朱雀铺首衔环(图一〇)。门外有砖砌封门,大部分为单砖错缝平铺叠砌而成,局部有侧立丁砌结构。

  耳室位于墓室南端东侧,平面呈长方形,长1.35、宽1.03米。耳室入口处有画像石门柱、门楣等构件。门楣长1.6-1.65、宽0.4、厚0.19米,画像题材为双龙交尾图。门柱左侧高0.82、宽0.15-0.19、厚0.24米,画像为鱼鳞纹衣饰戴冠执笏门吏;右侧门柱高0.8、宽0.26、厚0.19米,画像为条纹衣饰戴冠执笏门吏(图一一)。

  墓室平面呈长方形,长4.71、宽1.91米,墓底平整。葬具和人骨无存,随葬器物皆出于扰土中。

  画像石构件共63件,主要用于砌筑墓门和耳室门。其中,门楣15件、门柱11对28件、门扉10对20件。

  双龙回首交尾2幅。分别位于M27墓门门楣(图一二)和M125耳室门楣(图一三)。两幅画像题材、构图基本一致,双龙曲身回首交尾,呈“∞”形相峙。其中M27双龙颈短体肥,M125双龙颈体修长。

  龙虎戏斗7幅。构图方式为龙虎相对而戏。其中,左龙右虎者6幅,分别位于M32、M95、M99、M105、M122、M154墓门门楣上(图一四、一六-二〇);左虎右龙者1幅,位于M125墓门门楣上(图二一)。

  龙虎戏羊首2幅。位于M52、M117门楣。构图方式为左龙右虎相对而戏,中间由卷云双角羊首相隔(图二二)。此类题材还见于ⅠM79(图二三)和ⅢM55门楣。后者简化仅剩羊首[3]。

  另外,有双龙交尾回首戏鱼、双龙交尾穿璧回首戏鱼、神人戏龙、神人舞鼓执笏及伞松等题材各1幅,分别位于ⅠM79前室(图一五)和后室门楣(图二四)及ⅢM24门楣[4]。

  素面2对4件。位于M27和M154墓门两侧。此类门柱还见于M55[5]。

  持笏、拥彗门吏9对18件。门吏一般为戴冠,着长袍,双手执笏或拥彗,躬身侧立。分别位于M32(图一四)、M52(图四)、M95(图一六)、M99(图一七)、M105(图一八)、M117(图二二)、M122(图一九)、M125(图二一)、M125耳室(图一三)等墓门两侧。

  此外,ⅠM79有画像门柱8件,其中执笏5件、拥彗、蹶张、执盾各1件(图一五、二三、二四)。ⅢM24有持戟和铺首衔环门柱[6]。

  图像题材、构图方式基本相同,上部双雀起舞单脚或双脚相对而立,下方铺首并列。高0.9-1.1、宽0.49-0.57、厚0.07-0.1米。根据铺首装饰不同分为两类。

  朱雀铺首图6对12幅。画像题材为朱雀铺首,分别位于M27(图一二)、M52(图四)、M95(图一六)、M99(图一七)、M122(图一九)、M154(图二〇)的墓门。

  朱雀铺首衔环图4对8幅。画像题材为朱雀铺首衔环,分别位于M32(图一四)、M105(图一八)、M117(图二二)、M125(图二一)的墓门。其中,M117铺首衔环中有三条射线伸出环外。此类题材还见于ⅢM55[7]。

  另外,ⅠM79门扉中1对朱雀铺首龙虎(图二三)及ⅢM24伞松神人牵马[8]的画像题材,别具一格。

  本次清理的10座汉画像石墓多被盗扰,残存随葬器物主要是陶器,另有少量铜、铁器等。

  A型10件。矮直口,平唇或斜方唇,耸圆肩,平底。标本M27∶2,口径10.8、腹径18.4、底径10、高14.2厘米(图二五∶1、二六)。标本M27∶3,口径12.8、腹径20.8、底径11.2、高18厘米(图二五∶2)。标本M27∶4,口径10.3、腹径18.8、底径9.6、高16.8厘米(图二五∶3)。标本M32∶2,肩、腹相接处饰两周凹弦纹。口径12.8、腹径22.4、底径13.6、高18.8厘米(图二五∶9)。标本M32∶3,肩部饰三圈锯齿纹,中腹部饰凹弦纹两周。口径19.4、腹径37.2、底径19.2、高31.4厘米(图二五∶5)。标本M32∶4,肩部饰三圈锯齿纹,腹部饰一周凹弦纹。口径14.8、腹径27.4、底径14.4、高22.6厘米(图二五∶8)。标本M125∶9,口径8.6、腹径19.8、底径10、高15.8厘米(图二五∶4)。标本M125∶10,口径21.2、腹径36.4、底径17.2、高36厘米(图二五∶6)。标本M154∶3,口径13.2、腹径22.4、底径10.4、高19厘米(图二五∶10)。

  B型1件(M154∶2)。敛口,无领,溜肩,圆腹,平底。口径8.4、最大腹径18.4、底径10、高16厘米(图二五∶7、二七)。

  C型1件(M52∶2)。侈口,尖唇,耸圆肩,平底。口径12.8、腹径21.6、底径11、高17厘米(图二五∶11、二八)。

  A型1件(M117∶1)。盘口,口部外侈,束颈,曲腹,平底。器表施褐色釉,釉不及底。肩部饰四周弦纹,中腹部饰三周弦纹。口径18.4、最大腹径26.4、底径12、高34.8厘米(图二九、三四∶1)。

  B型2件。敞口,束颈,垂扁鼓腹,假圈足稍外撇,腹部与假圈足交界处折痕明显。标本M125∶1,口径15.6、最大腹径27、底径12.8、高34厘米(图三四∶2)。标本M125∶7,口径14.8、最大腹径26.6、底径12.4、高34.6厘米(图三四∶3)。

  A型6件。敛口或侈口,折肩,斜直腹,小平底。标本M52∶1,敛口,圆唇,腹部饰有凹弦纹数周,器内轮痕明显。口径8.8、肩径14.3、底径10.4、高20.8厘米(图三四∶4)。标本M52∶3,敛口,圆唇。口径8.8、腹径15.2、底径9.2、高22.6厘米(图三四∶6)。标本M95∶1,侈口,尖圆唇,近底部有一周凹槽。口径9.6、肩径13.6、底径10.8、高20厘米(图三〇)。标本M99∶2,侈口,尖圆唇。口径11、腹径16.2、底径9.4、高21.3厘米(图三四∶5)。

  B型5件。敛口或侈口,圆肩,斜直腹,小平底。标本M32∶1,敛口,圆唇。口径8.8、最大肩径15.2、底径10.4、高20厘米(图三一、三四∶7)。标本M125∶2,侈口,斜方唇,器内、器表轮痕明显,似弦纹。口径9.6、肩径14.4、底径10、高23厘米(图三四∶8)。标本M125∶8,敛口,圆唇,底残。口径8.2、腹径13.6、残高13厘米。标本M122∶1,敛口,斜方唇,器表、器内轮痕明显,似弦纹。口径9.2、腹径17.2、底径9.6、高19.6厘米(图三二、三四∶9)。

  耳杯8件。口部平面呈椭圆形,敞口,圆唇,弧腹,饼形底,口部两侧有新月形长耳。标本M117∶2,口径长10.4、宽6.6、连耳宽8.4、底径5.8、高3厘米(图三三)。标本M122∶8,口径长13.8、宽7.8、连耳宽10.6、底径长9、高4.2厘米(图三五∶1)。标本M122∶9,口径长13.8、宽8.4、连耳宽11.2、底径长8.8、高4.2厘米(图三五∶2)。标本M125∶5,口径长12.4、宽7.8、连耳宽10.4、底径长7.2、高3.6厘米(图三五∶3)。

  樽4件,其中1件不可复原。直口微敛,平方唇,近直腹,平底,下附三兽首形足。标本M99∶3,平底内凹,三足残,内腹部轮痕明显,似弦纹。口径18.8、底径20.2、高15.4厘米(图三五∶9、三六)。标本M117∶6,通体施褐绿釉。口径19.6、底径20、高14.8厘米(图三五∶11)。

  盘1件(M122∶6)。敞口,方唇,弧腹,饼形底略内凹。口径27、底径14.6、高4.2厘米(图三五∶4)。

  案1件(M122∶5)。平面形状呈长方形。口径长55.4、宽32、底径长54、宽30、高1.8厘米(图三五∶10)。

  釜1件(M125∶11)。敛口,斜折沿,圆唇,扁圆腹,圜底残。底部饰绳纹。口径16、最大腹径18.4、残高9.2厘米(图三五∶8)。

  四足盘1件(M125∶12)。口部平面呈方形,敞口,平方唇,四个拐角处略高出口沿,斜直壁,平底,底部有方形足4个,其中1个残。口长14.8、宽14.8、通高9厘米(图三五∶6、三七)。

  臼1件(M105∶1)。制作不规整,敞口,平方唇,近直壁,近底部处弧收,平底。口径14.4、底径12.4、高7.6厘米(图三五∶7、三八)。

  器盖1件(M122∶2)。子口,斜方唇,圆顶。口径12、高5.2厘米(图三五∶12)。

  甑2件。敞口,折平沿,方唇,唇面略凹,斜直腹,平底。标本M125∶6,底部有4个直径0.4厘米的圆孔,器腹轮痕明显。口径14.4、底径5.2、高7.2厘米(图三五∶5)。标本M154∶6,器腹轮痕明显,器底有5个直径0.25厘米的圆孔。口径12.8、底径4.4、高8厘米(图三九)。

  灶1件(M154∶1)。平面呈长方形。长方形灶门,灶门两侧及上部饰叶脉纹,上有长方形挡火墙;灶面有两个高起的灶眼,灶后烟囱已残;灶体侧面有双线件不可复原。标本M122∶3,井身敛口,直腹,平底;井口上有井架,井架上部残缺。口径8.5、底径12.4、残高22.8厘米(图四四∶7)。

  熏炉2件。由炉体、圈足和炉盘组成。炉体口部内敛呈子母口承盖状,上腹近直,下腹弧收接圈足;其下炉盘为敞口,斜直腹,平底。腹部饰三周凹弦纹。标本M125∶3,炉身口径9.2、腹径12.8、炉盘口径25.2、底径18、通高16厘米(图四一、四四∶3)。标本M125∶4,形制基本同M125∶3,炉盘下有足,足底呈锯齿状。炉身口径9、腹径12.5、炉盘口径22.5、足径3.5厘米(图四四∶2)。

  磨1件(M122∶7)。仅存上扇,呈覆钵状,顶面中央有两个对称的半月形凹槽。底径5.4、高1.8厘米(图四二、四四∶11)。

  圈厕1件(M125∶13)。残存圈栏部分,平面呈长方形,内置一母猪哺乳7只猪崽。长25.2、残宽12-16厘米(图四三、四四∶6)。

  镜1件(M154∶5)。素面镜。直径8、厚0.2-0.4厘米(图四四∶10)。

  A型17枚。有郭五铢。标本M27∶1-1,径2.4、穿宽0.96厘米(图四四∶5)。

  B型3枚。剪轮五铢。标本M27∶1-2,径1.9、穿宽0.9厘米(图四四∶4)。

  犁铧1件(M105∶2)。V形。残高19厘米(图四四∶9)。锛1件(M117∶4)。正面呈长方形,侧面呈V形。长12.8、宽4.4、厚0.2-2.2厘米(图四四∶8)。

  四、初步认识本次清理的画像石墓多被盗扰,残存随葬器物主要为罐、壶、耳杯、樽、甑、熏炉等生活用具及仓、灶、井、磨、圈厕等模型明器。典型器物中的罐、壶、仓、樽等虽然存在型别,但式别变化不甚明显,表明其时代应大体相当。其中,M32∶4、M27∶3、M125∶10罐,M125∶1、7壶,M99∶2、M52∶1、M154∶4仓,M125∶5、M122∶9耳杯,M117∶6樽,M125∶3、4熏炉等陶器,分别与宝丰廖旗营墓地东汉中晚期M9∶36罐、M9∶29壶,M9∶43、M10∶20仓,M10∶7、9耳杯,M9∶37樽,M10∶19熏炉等陶器形制类同[9]。故其年代也应该与后者大体相当,属东汉中晚期。

  黑庙墓地共发掘汉墓240余座,比洛阳烧沟发现的汉墓还要多[10],尤其13座汉画像石墓的集中发现,为以往考古工作所罕见。除ⅠM79为多室及M125带耳室外,余皆小型长方形单室墓,墓主身份大多应属中下层地主阶层[11]。

  画像石构件是重要收获之一,加上之前披露的ⅢM24、ⅢM55等墓门画像资料[12],该墓地共发表了13座墓门和5座室门或耳室门的画像资料,计有画像门楣17件、门柱33件、门扉24件。其中,M32、M95、M99、M105、M122、M125、M154等7幅门楣龙虎戏斗题材与禹州新峰M121、M127、M197等门楣龙虎戏斗题材雷同[13],属平顶山与许昌地区典型的门楣画像题材。而此类门楣画像题材仅在南阳邓州梁寨有少量发现[14]。M27、M125等2幅门楣双龙回首交尾题材与宝丰廖旗营M9、M10[15]、禹州新峰M16中门楣双龙回首交尾题材雷同[16],该类题材在南阳、永城及江苏徐州、山东邹城等地也偶有发现[17]。M52、ⅠM79、M117等3幅龙虎戏羊首、ⅢM55羊首及ⅠM79中2幅双龙戏鱼等门楣画像题材在南阳地区几乎不见,但却是山东淄博、济南、平阴、泗水[18]及东阿等地门楣画像中的常见题材[19];门柱画像中,拥彗、执笏门吏题材有12对24幅,是本地门柱画像中的流行题材,与宝丰廖旗营M9、M10中的拥彗、执笏门吏题材雷同[20]。此类题材在南阳多见[21]。其中,ⅠM79中的蹶张、持盾等门吏与南阳唐河汉郁平大尹冯君孺人画像石墓中南阁室南壁蹶张门吏及北库东柱持盾门吏形制相近[22],后者在南阳还见于英庄汉画像石墓墓门中柱[23]及王寨汉画像石墓墓门中柱[24]。栗夏蒙曾收录南阳汉阳画像石墓的门柱资料97件,其中门吏题材65件,持有棨戟、盾、彗、笏、棒、剑等多种器具,但以持戟和盾者居多[25]。禹州新峰墓地发现的6座画像石墓中,仅存2幅粗糙门吏[26];门扉画像中,ⅠM79朱雀铺首龙虎门扉题材与南阳方城县城关镇[27]和方城东关画像石墓中的朱雀铺首龙虎门扉题材相近[28];朱雀铺首衔环题材分别与禹州新峰M121、M123、M127、M197、M220[29]及宝丰廖旗营M9墓中的朱雀铺首衔环题材基本一致[30]。铺首衔环题材在南阳地区比较多见[31],但该墓地数量最多及最具特色的铺首不衔环题材却在南阳及其他地区踪迹难觅。黑庙墓地发现的汉画像石内容和题材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其与南阳及山东、江苏等地画像内容和题材存在的直接或间接联系,为研究汉代画像内容和题材,尤其是地区间的相互交流与影响提供了重要资料。

  发掘:王宏伟、王龙正、娄群山、张春峰、周平战、孔相玉、高栩栩、苑丙科、刘新德、高庚旭

  [1]河南省文物局《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文物保护项目河南省考古发掘报告第13号——平顶山黑庙墓地》,科学出版社,2014年。

  [2]同[1],第65-66、139-141页;河南省文物局南水北调办公室等《河南郏县黑庙M79发掘简报》,《华夏考古》2013年第1期。惜其没有拓片资料,我们整理提取后,附于文中。

  [9]郑州大学历史学院考古系《河南宝丰县廖旗营墓地东汉画像石墓》,《考古》2016年第3期。

  [10]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洛阳烧沟汉墓》,科学出版社,1959年。该墓地发现汉墓225座。

  [11][日]山下志保著、夏麦陵节译《画像石墓与东汉时代的社会》,《中原文物》1993年第4期。

  [13]河南省文物局《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文物保护项目河南省考古发掘报告第15号———禹州新峰墓地》,第336页,科学出版社,2013年。

  [14]南阳市文物研究所《河南省邓州市梁寨汉画像石墓》,《中原文物》1996年第3期。

  [17]王涛《汉代画像石墓中的“祥瑞”研究》,第48-55页,吉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4年。

  [19]陈昆麟等《山东东阿县邓庙汉画像石墓》,《考古》2007年第3期。

  [21]南阳地区文物队等《唐河汉郁平大尹冯君孺人墓》,《考古学报》1980年第2期;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河南南阳市八一路汉代画像石墓》,《考古》2012年第6期;南阳地区文物工作队等《河南南阳县英庄汉画像石墓》,《文物》1984年第3期;南阳市博物馆《南阳市王庄汉画像石墓》,《中原文物》1985年第3期。

  [22]南阳地区文物队等《唐河汉郁平大尹冯君孺人墓》,《考古学报》1980年第2期。

  [23]南阳地区文物工作队等《河南南阳县英庄汉画像石墓》,《文物》1984年第3期。

  [24]南阳市博物馆《南阳县王寨汉画像石墓》,《中原文物》1982年第1期。

  [25]栗夏蒙《南阳汉画像石墓门初步研究》,第31-33页,郑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4年。

  [27]高桂云《河南方城县城关镇汉画像石墓》,《文物》1984年第3期。

  [28]魏仁华、刘玉生《河南方城东关汉画像石墓》,《文物》1980年第3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