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耍酷:出走半生归来不发一言
发布时间:2022-08-10

  在《奇葩说》第七季中,有一道辩题是“成年人的崩溃要不要藏起来?”看到这道辩题的时候,突然有一种想要泪目的冲动。

  那个在出租车上哭泣的女孩,已经连续加班半个多月了。那天是她的生日,打车回家路上突然接到要她继续回去加班的通知,她在出租车上泣不成声。

  或许在她加班的那么多天里,她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声,埋怨过一句,那一刻翻涌而出的泪水,实在等得太久了。

  那个在路边酒后大哭的男人,父亲得了癌症他拿不出钱,想要出来打工赚钱却又找不到工作,老婆又在和他闹离婚。

  父亲病了,妻子走了,可年迈的老母亲还在家里盼着他。或许酒后暂时失去理智的他,可以不用像个成年人那样活得那么累。终于有理由、有借口,发泄一下自己的崩溃了。

  《野孩子》中有一句话:“生活啊,好比那黑夜里漫长的路,走过的人,他从不说出来。他为什么不说,因为他走之前,无人可说,走过了,也不用再说了。”

  我们每天都戴着一个坚强的面具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似乎面对的困境、绝境永远无法将我们打倒。只有我们自己才清楚,在那张面具下,是自己早已哭红的双眼。

  你是否能够成功地掩藏起自己的崩溃,你是否在某个瞬间哭到不能自已?没有人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他们看到的不过是,你面前的可乐洒了,你的咖啡弄脏了裙子,你刚刚打到出租车就看到想要坐的公交车到了。

  出走半生,也许归来的那个你,早已习惯了一切尽在不言中。无论你如何发泄,如何逃避,应该面对的现实永远逃不了。

  不抱怨,是因为抱怨也没有用;不理怨任何人,是因为人生路本就是自己的一个人选择,怨不得别人。无论眼前是顺境还是逆境,既然没有后退的余地,就只能一往无前。

  累到崩溃也好,哭到崩溃也好,苦到崩溃也好,没有选择余地的时候,就没有后退可言。如果人生就唯有眼前的这一条路,你根本没有机会重新选择,人生更加没有重启按扭。

  人这一生本来就是酸甜苦辣咸,总要一一体会之后,才能是真正的人生。经历的多了,发现自己会因为路边绽放的一朵小红而绽放,会因为悬崖上一棵无名的小草而感动。

  只要你愿意用发现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你的欢喜与忧伤,其实是一半一半的。没有谁的世界永远是阴天,就像再大的暴风雨也一定会有停歇的时候。

  属于你的福跑不了,该是你的祸你也逃不掉。人生就是这样的,喜忧参半,福祸与共,只要我们的人生继续一天,这种状态都不会改变。

  成年人的世界太累了,职场上无休止的争斗,家庭中处理不完的琐事,经济上永远无止境地追求,事业上看不到天日的未来。

  哪有谁的一生是一帆风顺的呢,赢的人不止赢在了能力与才华上,更是赢在了心态上。出走半生,愿你归来仍是少年。

  你仍然拥有少年的胸怀,没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你仍然拥有少年的气度,原谅一个人并没有那么难;你仍然拥有少年的童心,六一儿童节依然过得津津有味。

  也许归来的那个少年,不过是历尽千帆,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看透了世间的无常,接受了自己的平凡,坦荡了过往的余生。

  臧鸿飞在这道辩题里如此说,“他很酷,他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我觉得也就还好,这就是幸运,没经过社会的毒打。成年人的酷是,出走半生,归来不发一言。”

  不发一言是一个人的思想境界,明白说得越多失得越多,好不容易披上的铠甲很容易被击穿。不发一言更是一个人的勇气与坚强,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愿意一人扛在肩。

  成年人的耍酷,是出走半生,归来不发一言。而他所有的语言,其实都藏在他的眼神里、白发里、皱纹里、粗糙里。

?